樹立亞洲安全觀共創亞太美好未來
  
  ——王冠中副總長在第十三屆香格裡拉對話會上的演講
  (2014年6月1日)
  謝謝奇普曼博士,
  女士們、先生們:
  非常感謝主辦方邀請我出席本次香格裡拉對話會。香格裡拉象徵著美麗、安然、和諧、富足的世外桃源。在這樣和平安寧的美好世界中生活,是亞太各國人民的共同理想。我願借今天這個機會,向大家介紹中國維護亞太地區和平與安全的理念、政策和實踐。
  前不久,第四屆亞信峰會在中國上海召開,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會上提出共同安全、綜合安全、合作安全、可持續安全的亞洲安全觀,這既是對亞洲歷史經驗的深刻總結,也是對亞洲未來發展的美好期許,得到了廣大亞洲國家的廣泛認同。今天的亞洲正處在發展的關鍵時期,亞洲日益成為利益共同體、命運共同體、責任共同體。亞洲穩定,是世界和平之幸;亞洲振興,是世界發展之福。
  中國的安全與亞洲的安全息息相關。中國倡導樹立亞洲安全觀,也忠實地踐行亞洲安全觀,與各國走共建、共享、共贏的亞洲安全之路。中國是亞洲和平與安全的建設力量、積極力量、正能量。
  中國堅持和平發展。這是中國秉承自己的歷史和文化傳統,總結自己的長期歷史經驗和世界一些大國崛起的歷史教訓,根據新的時代條件,從中國的根本利益出發,所作出的戰略抉擇,是中國長期的、永久的發展戰略。中國堅持開放的發展、合作的發展、共贏的發展,通過維護和平的國際環境發展自己,又以自身發展促進地區和世界和平,推動建設持久和平、共同繁榮的和諧亞洲和和諧世界。中國永遠不爭霸、不稱霸,永遠不搞擴張。中國堅持和平發展,是中國對亞洲安全的最大貢獻。中國和平發展的巨大成果,是促進亞洲安全的極其重要的積極因素。
  中國高舉公平正義旗幟。中國主張,國家不論大小、貧富、強弱,一律平等,都有自主選擇社會制度和發展道路的權利,應在相互借鑒中取長補短,反對干涉他國內政;都有平等參與地區安全事務的權利,應在相互尊重中加強協作,反對任何國家謀求壟斷地區安全事務;都要尊重並照顧彼此合理安全關切,在相互包容中享受共同安全,反對強化針對第三方的軍事同盟、反對動輒使用武力或以武力相威脅、反對犧牲別國安全謀求自身的絕對安全。
  中國倡導對話合作原則。中國認為,各國應通過對話溝通,增進戰略互信,減少相互猜疑,和睦相處;並且持續加強合作,不斷擴大合作領域、創新合作方式,以合作謀和平、以合作促安全。各國應相互尊重主權、獨立和領土完整,通過協商談判,以和平方式解決爭端。
  中國推動安全發展協調併進。在中國看來,發展是安全的基礎,安全是發展的條件,發展是最大安全,也是解決亞洲安全問題的“總鑰匙”。中國實行睦鄰、安鄰、富鄰的周邊外交政策,踐行親、誠、惠、容的周邊外交理念,積極推進區域經濟合作和安全合作良性互動,統籌維護傳統和非傳統領域安全。2013年中國對世界經濟增長的貢獻率接近30%,對亞洲經濟增長的貢獻率同年度已超過50%。中國將以可持續發展促進可持續安全,與各國共同創造地區持久繁榮和安寧的局面。
  女士們、先生們,
  中國始終奉行防禦性國防政策,中國軍隊努力為維護地區安全做出自己的貢獻。
  我們積極發展與亞太國家的軍事友好關係。同亞太各國在軍事上的交流合作空前活躍,與13個周邊國家建立雙邊防務磋商對話機制,近年來與亞太國家舉行50多場聯演聯訓,高層互訪、專業交流、人員培訓勢頭良好,形成了全方位、寬領域、多層次的亞太軍事交往格局。特別是我們不斷豐富中俄全面戰略協作伙伴關係的安全內涵,推動構建中美新型軍事關係,加強與印度等域內其他大國的軍事友好合作,充分發揮大國軍事合作對保障地區安全的重要作用。
  我們廣泛參與地區防務安全多邊合作。積极參与上海合作組織、亞信會議、東盟防長擴大會、東盟地區論壇、中國—東盟等機制下的防務安全合作,共同反對恐怖主義、極端主義和分裂主義,進行人道主義減災救援,維護海上和陸上通道安全,推動符合地區國家共同利益的安全架構。前不久,我們成功舉辦西太海軍論壇年會,與各方共同修訂並通過新版《海上意外相遇規則》,為避免地區海上偶發事件作出努力。
  我們致力於妥善處理領土主權和海上權益爭端。中國已經通過友好協商同14個鄰國中的12個國家徹底解決了陸地邊界問題,同越南完成了北部灣劃界。中國軍隊設有64個邊防部隊邊境會談會晤站,2013年與鄰國舉行會談會晤兩千餘次;積極維護周邊海上安全穩定,已與越南舉行16次北部灣聯合巡邏。2002年,中國與東盟各國簽署《南海各方行為宣言》,並共同確認領土和管轄權爭議由直接有關的主權國家通過友好協商和談判、以和平方式解決的原則。中國軍隊積極支持落實《宣言》,推進“南海行為準則”磋商進程,維護南海安全穩定。中國在堅決捍衛自身主權和合理合法權益的同時,致力於與直接當事方協商談判,以最大的誠意和耐心堅持和平解決爭端。中國從來沒有以武力威脅過任何國家,從來沒有主動挑起事端,當然,我們也絕不接受他國打著“積極和平主義”等旗號挑事鬧事,為一己私利把地區搞亂。
  現在我想離開我的演講稿,對會議期間安倍先生和哈格爾先生的演講說幾句我的看法。我的演講原來只想說說中國的主張和理念,並沒有要和誰進行爭論。但聽了他們的演講,我不得不離開我的演講稿,說幾句評論的話。
  安倍先生演講以後,這次參會的一位外國朋友對我說:“你要保持冷靜啊!”哈格爾先生演講以後,這位外國朋友又對我說:“你還要繼續保持冷靜啊!”他跟我說,一個國家今後的結果如何,不是看言辭,而是看實際行動。”我覺得這位朋友非常關心我,也非常關心中國,他說的,一個國家今後的結果如何,不是看言辭上說什麼,而是看實際行動,說的非常好,非常正確。但是,我今天可能要向這位朋友表示一點歉意。雖然你給我做了兩次建議,但我還是要講幾句話。我這幾句話很少,不像安倍先生和哈格爾先生用他們演講的主要篇幅來指責中國。我有兩點考慮:一是我們中國有句俗語,叫作“來而不往非禮也”,人家說了我們,我們也得有個回應;第二,我也考慮到香格裡拉會議叫做對話會,對話會就是大家相互討論,你說你的看法,我說我的看法,我們互相交流,真理會在討論、爭論中顯現出來。既然安倍先生和哈格爾先生說了他們對中國的看法,作為一種討論,我也說說對他們兩位發言的看法。
  我認為,在場的中國代表團和代表團之外的中國人都有和我一樣的感覺,還有許多外國朋友也和我有一樣的感覺,這種感覺就是安倍先生和哈格爾先生的演講是對中國的一種挑釁。我的一位外國朋友跟我說,安倍先生作為首相,哈格爾先生作為國防部長,而且是兩個大國的領導,在這樣一個場合對中國做出這樣無端的指責,真是不可想象。我的這位朋友說得對,這完全超出我的預想。
  安倍先生和哈格爾先生的演講給我的感覺是,他們是一唱一和的,他們相互支持,相互鼓舞,利用在香會上首先發言的優勢向中國發起挑釁和挑戰。安倍先生髮言的重點是針對中國的,不管他有沒有點名,不管他如何包裝,我相信所有聽眾都會聽出來他是針對中國的。哈格爾先生的演講重點也是針對中國,這是所有聽到的人都能感覺到的。安倍先生是明裡暗裡地、點名不點名地、直接地、旁敲側擊地攻擊中國。哈格爾先生比較坦率,他直接地、公開地指責中國。對於他們兩位先生的方式和態度,我倒比較喜歡哈格爾先生的方式和態度,你有話還不如直接講出來。安倍先生作為一國首相,香會主辦方邀請他來作大會演講,本來應該本著對話會的宗旨,來促進亞太地區的和平和安全,提出建設性的看法。可是,安倍先生違背了香會的宗旨,在香會挑起紛爭和事端。我認為,這種行為是不可接受的,不符合對話會的精神。哈格爾先生的演講非常坦率,他的坦率程度超出了我的預想。我個人認為,哈格爾先生的演講是一篇充滿霸權主義味道的演講,是一篇充滿威脅恐嚇語言的演講,是一篇充滿鼓動、慫恿亞太不安全因素起來挑事、鬧事言辭的演講,是一篇充滿著非建設性態度的演講。從安倍先生和哈格爾先生這兩篇演講,再聯想到他們的一些實際行為,我們可以從中看出一個問題:究竟是誰在主動挑事、鬧事?是誰在主動挑起爭端和爭論?長期以來,中國在事關領土主權和海域劃分的問題上,從沒有首先挑起爭端,都是別的方面挑起爭端後,中國才採取應對措施。無論是雙邊場合,還是像“香會”這樣眾多方的國際場合,中國從沒有主動挑起爭論和紛爭。這次是誰首先挑起爭論和紛爭?大家都很清楚。從安倍先生的演講和哈格爾先生的演講,我們還可以看出另一個問題,就是究竟是誰咄咄逼人?是美國和日本聯起手來咄咄逼人,而不是中國。我今天增加這幾句話,是被動的、被迫的、最低限度的反應。我下麵回到我的演講稿上。
  我們努力提供地區公共安全產品。在日本地震海嘯、菲律賓 “海燕”颱風等災害發生後,中國軍隊迅速派出專業救援力量、海軍醫院船參加救災行動。自上世紀90年代初以來先後參加24項聯合國維和行動,1992年向柬埔寨首次派出成建制非作戰部隊,2013年向馬裡首次派出安全部隊,累計派出維和軍事人員2.5萬餘人次,是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中派遣維和軍事人員最多的國家。自2008年底以來,中國派出17批45艘次艦船赴亞丁灣、索馬裡海域執行護航任務,為5600多艘船隻提供護航,其中一半是外國船隻。
  女士們、先生們,
  中國軍隊願與其他國家軍隊一道,為促進地區和世界和平作出新的貢獻。為此,我願提出以下倡議:
  第一,深化對話交流,增進戰略互信。中國將繼續與地區各國深入開展雙邊和多邊安全對話交流,歡迎地區各國防務部門高官和學者參加今年10月在北京舉行的香山論壇。中國將繼續加強與東盟防務安全領域對話、溝通和協商,支持東盟共同體建設。前不久,中國國務委員兼國防部長常萬全上將已邀請東盟國家防長於2015年來華舉行中國—東盟國防部長特別會晤。我們期待這次會晤取得重要成果。
  第二,加強安全合作,助力共同發展。中國提出與地區國家共同構建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兩項重大合作倡議,為促進地區國家與中國共同發展帶來新的機遇。共同發展離不開安全的環境,“一帶一路”的建設要靠發展和安全雙輪驅動。中國軍隊願與地區有關國家加強在反恐、救災和通道安全等領域的務實合作,保障“一帶一路”沿途各國的共同繁榮發展。
  第三,拓展救災合作,攜手應對挑戰。亞太是各種災難的高發區、多發區。近期馬航失聯客機搜救行動,凸顯加強地區救災合作的重要性。中國與亞太國家在年內舉行涵蓋各軍種的5場雙邊和多邊救災聯演聯訓,還計劃與馬來西亞在明年共同主辦東盟地區論壇第四次救災演習,以此促進地區救災能力建設。
  第四,突出海上合作,維護海上安全。海洋承載著亞太各國的共同利益,加強海上合作、維護海上安全是各國的共同責任。中俄兩國海軍多次舉行聯合演習,不久前在東海成功舉行“海上聯合-2014”演習;中美正在深化海上軍事安全磋商,積極推動制定公海海域海空軍事安全行為準則;中國海軍不久將參加“環太平洋-2014”多國海軍聯合演習;中國與印度尼西亞建立海軍合作對話機制;中國政府設立30億元人民幣中國—東盟海上合作基金,將支持海上聯合搜救、救助熱線等合作項目。中國將繼續與各方通過海上聯演聯訓、艦艇互訪、建立海上聯絡機制等多種形式不斷深化海上安全合作。
  建立安全機制,有效管控分歧。妥善管控分歧,及時溝通交流,消除誤解誤判,對維護地區安全穩定具有重要的意義。中國與俄美等國建立了防務直通電話,也正在與東盟國家探討建立防務直通電話。為有效應對各種災害和緊急事故,地區各國應加強溝通協調,逐步建立地區災害與緊急事故預警和信息交流機制。
  女士們、先生們!
  和平來之不易,安全彌足珍貴。明年是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0周年,中國將同世界各國一道致力於維護二戰勝利成果和戰後國際秩序,決不允許法西斯主義和軍國主義野蠻侵略的悲劇重演。維護亞太安全與穩定,大國負有重要責任,中小國家也能發揮建設性作用。作為負責任的大國,中國願與亞太各國攜手合作,互利共贏,共創亞太地區的美好未來。  (原標題:王冠中副總參謀長在香格裡拉對話會上講話全文)
創作者介紹

上海

ds17dszra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