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前國務卿希拉里·克林頓回憶錄《艱難抉擇》10日發行,一系列新書推介隨之啟動。
  高調出版新書,全面回顧外交履歷,密集接受媒體採訪。輿論認為,希拉里有意借新書“試水”2016年美國總統選舉,從而作出最終抉擇。
  民調顯示,如果希拉里參加民主黨黨內預選,現階段她將成為最受歡迎的民主黨總統候選人。這名現年66歲的前國務卿近期頻繁接受採訪,稱有意參加兩年後的總統選舉,但尚未“下定決心”。
  配合新書出版,希拉里本周將前往紐約,芝加哥,費城,華盛頓等地,向讀者展示她對自己“務實外交決策者”的定義。
  希拉里的一名助理告訴路透社記者,公眾對新書的反應將成為幫她判斷是否參選的重要“風向標”。新書推介“可以讓她把腳趾伸進水裡而不至於被淹,”這名助理如是說。
  圖書代理商基思·厄本直白地把《艱難抉擇》稱為“競選之書”。他認為希拉里選擇這一時機出書,為角逐白宮造勢的意圖相當明顯。“她想做的就是把履歷直接擺那兒,然後繼續去做別的事。這就是現在出書的原因,”他說。
  祝萊溫斯基幸福
  6月9日,希拉里·克林頓在最新回憶錄《艱難抉擇》發售之前接受美國廣播公司(A BC)專訪,當被問到如何看待萊溫斯基重回大眾視野時,希拉里表示,自己早已不去計較她與丈夫的桃色新聞,並“祝她幸福”。
  5月8日,萊溫斯基在《名利場》雜誌撰寫題為《羞恥與生存》的文章,重提與克林頓轟動一時的性醜聞,她在文中稱克林頓占她便宜,但兩人是你情我願。對此,希拉里表示這是她的言論自由,但自己“早已不再花太多時間去考慮”。當被問到會對萊溫斯基說些什麼時,希拉里表示:“我會祝她幸福,希望她能多考慮一下自己的未來,過自己滿意的生活。”
  今年2月,希拉里被爆曾與朋友談話時怒斥萊溫斯基為“自戀的蠢瘋子”,當被主持人問到此事是否屬實時,希拉里稱不會對自己90年代末是否說過這話做出評論。
  離開白宮時“身無分文”
  在美國廣播公司9日晚間播出的一段採訪中,希拉里談及新書內容,同時不忘對媒體“哭窮”,稱她和丈夫比爾·克林頓2001年離開白宮時“身無分文”,受萊溫斯基案訴訟拖累,背負巨額債務。
  “我們那個時候沒錢,而且,你知道,為了抵押、房子和切爾西的教育,我們費盡心力,東拼西湊,很不容易,”希拉里回憶。
  不過,前第一夫人這番“哭窮”說辭馬上讓共和黨人抓住小辮子。多名共和黨官員說,希拉里可沒她自己說得那麼慘。離開白宮後,她已經拿到800萬美元的回憶錄預付稿費。同時,丈夫克林頓憑藉出書和演講四處“吸金”,每場演講出場費約20萬美元。
  稅收記錄顯示,2000年到2007年,克林頓夫婦收入超過1.09億美元。2004年,克林頓夫婦償清全部訴訟債務。2009年希拉里準備以國務卿身份加入貝拉克·奧巴馬政府時,克林頓夫婦的財富大約在1000萬美元至5000萬美元之間。
  美中關係超乎敵友模式
  希拉里把2009年至2013年擔任國務卿的經歷視為數十年政治生涯中的華彩。《艱難抉擇》回顧了她任期內所經歷重大外交事件,披露一些不為人知的決策細節。
  希拉里描述,從中東到俄羅斯,再到阿富汗,巴基斯坦,利比亞,中東北非局勢,幾乎每個外交政策議題都面臨艱難抉擇。
  她為飽受批評的美俄關係“重啟”辯護,稱“重啟”是個語言學錯誤;她稱自己與奧巴馬就是否武裝敘利亞反對派存在分歧;她對美國政府與阿富汗塔利班磋商談判持懷疑態度。
  希拉里花費不少筆墨解讀美國“重返亞洲”戰略,稱美國與中國的關係“充滿挑戰”,不能用簡單的敵友模式概括。
  她在書中寫道,“重返亞洲”傳達一個信息,美國深度介入伊拉克和阿富汗事務數年後,要重新聚焦亞洲。伴隨中國經濟實力不斷提升,美國需要以新的方式對待亞洲。
  普京野心勃勃 內賈德好鬥
  希拉里在擔任美國國務卿期間,曾與眾多國家領袖“過招”,她在新回憶錄《艱難抉擇》中描述了與這些知名政治人物的關係和他們的獨特個性。
  提及普京時,希拉里說:“他總在試驗你,一直逼你。”她又指普京渴求更多權力、更大領土與影響力。她還斥俄羅斯兼併烏克蘭克裡米亞是玩火自焚。
  而對於伊朗時任總統內賈德,希拉里也不乏尖刻批評。她形容內賈德“否認大屠殺,也是挑釁者……動不動就侮辱西方”。她說,內賈德仿佛是只“好鬥的孔雀,趾高氣揚地游走世界舞臺”。
  至於盟國,希拉里稱,德國總理默克爾安靜含蓄;法國前總統薩科齊則是一個“話匣子”。
  觀察
  希拉里有意恢復美國全球影響力
  美國前國務卿希拉里的新書《艱難抉擇》定於當地時間10日在美國上市,此舉被美國媒體解讀為她正式宣佈參加2016年大選之前的“熱身”。《每日野獸》網站6月9日刊文更進一步揭秘她參加競選的原因——— 在後奧巴馬時代,恢復美國全球影響力。
  文章稱,希拉里認為奧巴馬在外交政策上犯了嚴重的錯誤,因而,下定決心入主白宮恢復美國的聲望。如果希拉里對於再次參加總統大選尚有一些疑慮的話,烏克蘭危機應該幫助她打消了這些疑慮。
  在外交政策層面上,雖然希拉里和奧巴馬觀點的實質內容並無二致,但是在形式上差別很大,這一點體現在對外交事務施加影響上。
  希拉里在談及美國全球領導力,以及找到方法使得美國在一個不斷變化和多極的世界處於領導地位的重要性時,充滿力量和激情。舉個例子,2010年上海舉辦世博會時,她堅持美國必須在世博會中有自己的展覽館,在一些人看來,此舉純粹浪費金錢,達不到宣傳美國的目的,但是希拉里認為在一個世界第二大經濟體舉辦的展覽會上,美國不應該缺席。
  關於敘利亞議題,希拉里對奧巴馬的政策頗為不滿。在談及敘利亞危機的解決方法以及華盛頓採取的袖手旁觀對策時,她搖頭說,俄羅斯、真主黨和伊朗都加入了支持巴沙爾·阿薩德的行列。她的潛臺詞是,美國去哪裡了呢?
  雖然,希拉里不贊成軍事冒險,願意採取務實的、深思熟慮的辦法處理風險,但是她也明確表示,美國應該參與到游戲中來,而不應袖手旁觀。拿西方軍事打擊利比亞卡扎菲為例,2011年3月,法國和英國決定對卡扎菲採取行動,希拉里曾對奧巴馬說,美國最好促進這個過程,塑造這個過程,而不應該讓盟友自己應付。
  對希拉里而言,在外交政策制定上,面臨一個嚴峻挑戰——— 如何從布什的傲慢外交和奧巴馬的消極外交之間找到一條中間路線。
  本版文字:新華社 中國日報網  (原標題:希拉里高調售書《艱難抉擇》試水)
創作者介紹

上海

ds17dszra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